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18745c.com >

国力科技IPO:偷排污水被重罚20万 供应商信息披露存“瑕疵”

发布日期:2021-08-02 09:34   来源:未知   阅读:

  5月19日,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2021年第31次审议会议审议结果显示,昆山国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力科技)首发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

  招股书显示,国力科技专业从事电子真空器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自成立以来,该公司专注于电子真空制造领域的工艺技术和产品设计,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和研发投入,自主研发能力和核心技术覆盖了电子真空器件生产制造的各关键环节。

  《电鳗快报》注意到,国力科技偷排污水被重罚人民币十万元整,该公司的信披内容存在矛盾,属于资金占用和为其他企业提供担保,却又说不存在这种情况,表述自相矛盾。

  近年来,国力科技产品外销出口至美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市场是公司重要的收入来源。近三年,该公司外销金额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0.28%、41.42%和30.69%,存在一定风险。

  国力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的信息与其披露的重大合同也出现了不一致。按理说,既然能成为前五大供应商,就应该有重大合同,小鱼儿玄机论坛,或者签署了重大合同,供应商也应该属于前五大供应商。

  招股书显示,2019年1月21日,昆山市环境保护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昆环罚[2019]第19号),因国力科技生产过程中雨水总排口阀门关闭未在排水,经监测分析,雨水排积水水样中总镍浓度超出国家或地方规定的排放标准,属不按规定设置排污口,昆山市环境保护局认为该公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责令该公司立即拆除不按规定设置的排污口,对国力科技处罚款人民币十万元整。

  也就是说,该公司将未经处理的重金属废水排污口直接接入雨水排水管道,如此主观的偷排污水情况,也许是为了增厚利润而节省环保开支。

  除了排污被处罚外,国力科技的信披内容存在矛盾。国力科技在招股书表示,报告期内,该公司不存在资金被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以借款、代垫债务、代垫款项或者其他方式占用的情况,也不存在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担保的情况。

  然而,该公司在关联关系中又披露,2018年7月,国力科技关联方GL Leading向Jiangsu Venture Capital Co.,Ltd.(以下简称“Jiangsu Venture”)借款500万美元,借款期限为24个月,借款利率为年利率12%。GL Leading系为子公司医源医疗提供技术研发的美国企业,基于双方的业务合作关系,公司和实际控制人尹剑平对前述借款提供保证。

  国力科技还于2019年5月13日向俱全电子借出资金500万元,俱全电子于2019年7月12日归还本金500万元并支付利息3.79万元。上述情况属于资金占用和为其他企业提供担保,但国力科技却说不存在这种情况,。

  招股书显示,除了陶瓷真空继电器、陶瓷真空电容器等主营业务,国力科技还试图涉足医疗器械行业。2018年5月,国力科技设立控股子公司医源医疗,持股比例为67.50%,从事医用CT球管的研发与生产业务。

  但2020年3月4日,江苏省药监局发布公告,宣布注销10家械企《医疗器械生产企业许可证》。被注销的企业包括徐州东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天健医疗科技(苏州)有限公司、张家港青尼罗河曼迪科机械有限公司、苏州柯尔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常熟市神灵医用器械有限公司、苏州达维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昆山国力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海波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无锡飞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TCL医疗超声技术(无锡)有限公司。国力科技名列其中,后于2020年8月对外转让了医源医疗的控股权。

  然而,医源医疗却让国力科技摊上了海外官司。医源医疗设立后委托美国公司GL Leading为其产品研发提供技术服务。

  2020年3月,飞利浦在美国伊利诺伊州提起诉讼,将GL Leading及其员工、国力科技和子公司医源医疗列为共同被告。飞利浦认为其商业秘密被用于设计X射线管产品,要求法院发出禁止并要求支付赔偿金。

  业内人士认为,美国对于窃取商业秘密的行为处理非常严苛,未来存在巨额赔偿的可能,虽然已不再是医源医疗的控股股东,但身为共同被告若将来官司败诉势必会影响公司在海外的声誉。

  最后引人注目的是,据问询回复显示,国力科技因宋清宝为外部董事,羊文辉为外部监事,黄友和人在境外因疫情无法回国,财金复星惟实基金、卢山、瑞华投资等为外部股东等原因,中介机构未取得该等主要股东及董监高银行流水核查。身为国力科技高管、股东,以外部人员为由拒绝配合资金流水核查,此举让投资者对国力科技的未来产生了怀疑。

  招股书显示,国力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的信息与其披露的重大合同也出现了不一致。按理说,既然能成为前五大供应商,就应该有重大合同,或者签署了重大合同,供应商也应该属于前五大供应商。

  可是,在重大合同中,贵州铂业股份有限公司从2017到2020年都有合同,可是在前五大供应商中并未出现。

  此外,昆山涵衍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在2016年和2020年都有重大合同,但未出现在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要知道重大合同指的是500万元以上的金额,这完全应该属于前五大供应商,业内人士质疑为什么没有计入?是名单不对,还是疏忽?还是故意的?总之这样的披露前后很矛盾!并且重大合同都是有许多没有披露数额,而是以实际订单确认为准,那么履行完毕的应该有具体金额数据,为什么没有呢?没有金额数据怎么履行完的?数据披露有瑕疵是必然的,如果进一步,没有披露但是已经履行完毕的是否有造假嫌疑!

  国力科技产品外销出口至美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市场是公司重要的收入来源。近三年,该公司外销金额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0.28%、41.42%和30.69%,外销比例稍有下滑。

  该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影响外销收入规模的因素较为复杂,如相关国家通过加征关税等方式提高贸易壁垒、提高交易成本,可能导致公司出口业务受到不利影响,进而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

  未来开拓欧洲下游客户,国力科技于2020年8月在德国慕尼黑设立了办事处。如果境外业务所在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法规、产业政策或者政治经济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或因国际关系紧张、贸易制裁等无法预知的因素或其他不可抗力等情形,可能对发行人境外业务的正常开展和持续发展带来潜在不利影响。

  另外,国力科技在海外的业务主要以美元结算,人民币对美元等国际主要币种的汇率波动将对发行人出口业务的盈利能力产生直接影响。如未来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波动,或者我国汇率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可能对公司的出口业务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